BDD之路绽放的女性领导力(下)|刘力丹&李宁宁&黄蔚

BDD之路绽放的女性领导力(下)|刘力丹&李宁宁&黄蔚

 BDD Live 

7月21日晚,BDDLive直播间邀请了HOTO小猴工具创始人刘力丹、ViStrat形略设计咨询机构创始人&前小米科技生态链工业设计高级总监李宁宁,与主持人黄蔚(桥中设计创新咨询公司创始人),一起分享「她们」乘风破浪的故事。

点击观看Hoto小猴工具《造心中所想》视频回放👆


 

甲方&乙方,哪里才是设计师的「良方」?

刘力丹:

我觉得各有优势。乙方的时候,知识面极其丰富,有机会跟很多大甲方去沟通,非常了解行业动态;像战场中的军师,可以框架性地看到很多核心的问题点。当乙方是一个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过程。甲方很强,你的想法会放大。但如果甲方很弱,就非常无奈。

甲方(自己做品牌)就是战场中的士兵,是真枪实战在踩坑,而且要为你所有的决策买单。自己当甲方的成就感在于:一定可以辨识到最好的 idea并实现它。

 

李宁宁:

我之前所在的设计部门是企业内的设计乙方,但我们实际上是在做自己的甲方,我属于日子过得比较开心的企业的1号位驻场设计师。但企业内往往老板是甲方,所以设计师做乙方的时候也会比较纠结,如何既满足老板又满足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当乙方的时候,是站在策略咨询建议者的角度,需要去做一些“明知不可为”的方案的证伪工作,会损失一定的效率。但我依然会坚守自己设计的品质,总体来说无论是 “好” 和 “更好” 的方案,都要把 “合格” 的方案提出来。

 

黄蔚:

并不是说没有当过甲方就做不好乙方。从职业生涯的角度看,如果乙方经历过甲方的“浸润”,就能透过双方的经验、能力会带来更多维度的理解,可以站在彼此的角度把项目做得更好,双方在一起能走得更长远。

当甲方会让你对某个领域有比较深入、立体的了解,但当乙方可以让你获得很多跨行业的认知,包括形形色色的客户、产品和用户。如果思维能够快速切换,也愿意不断去挑战自己和各个行业的边界,这种人很适合做乙方。

 

刘力丹:

其实甲方乙方的边界没有那么清晰,关键是你身边的伙伴是不是志同道合、你所在的公司文化是不是你所喜欢的,你在其中能不能得到“滋养”。这个可能是比你选择甲乙方更重要的命题。

 

李宁宁:

要多给自己一些耐心,设计师是一个经验成长型的职业。所以可能短时间内看不出明显的进步。像我们做了很多年以后还愿意留在这个行业,还能觉得这个行业很有趣。

 

作为一个品牌创始人,你和一般的老板有什么不一样?

刘力丹:

相较于“一般的老板”,可能「女性」还是有些不同。我喜欢找人谈心、比较在乎感受上的同频、更看重在一件事的核心观点和价值取向上是否相同。作为一号位的女性,容易得到有冲劲且比自己强的合伙人加入。我愿意倾听、愿意认可别人比我强。当我们基本的、核心的价值取向一样的时候,我可能更容易去认可和支持他们的想法。我最骄傲的就是有很多比我强很多的人愿意加入。

黄蔚:

站在女性的角度,「她」有一种以柔克刚的力量感。当女性作为一把手,她能够去包容、愿意去倾听,那么就有比她更强的人能够成为这个组织的一份子。

 

作为女设计师,你的事业榜样是谁?

李宁宁:

我最大的理想还是做 「Top Designer」。所以我的 Design Idol一直是深泽直人,他是我从大学到现在一直很喜欢的设计师。

刘力丹:

我很喜欢德哥(刘德),他是我创业的领路人,我会时不时地找他沟通。他身上有很多哲学理念,我很愿意听他的想法,因为他的评价常常“一针见血”。另外一位是 James Dyson ,他在公司中创造了一种「创新」的惯性,他的公司文化能够允许「创新」源源不断地产出,并且这些「创新」能够大规模量产,这是我很想成为的榜样。

黄蔚:

我的榜样其实是我母亲。她对美的感知影响了我,让我后来非常渴望学设计。同时她也是一个企业家,我妈 30 岁的时候做到了领导200 个人的企业的一号位。作为那个年代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的一位「职业女性」,我非常钦佩她。

 

在职场中打怪升级,女boss会遇到什么趣囧事?

刘力丹:

在咨询生涯中,我当时的合伙人是位经常打扮的西装笔挺的外国人,我跟着他去见客户,大家都误以为我是翻译并且让我做翻译,我就会很尴尬。后来我就要求我们公司的女生们,开会一定要坐第一排。

李宁宁:

我以前把老板拉黑、找老板拍桌子吵架这些已是业内周知的事情。我觉得我是少有的会这样做的人,先检讨一下自己情商欠奉,有时为了坚持设计的底线会“口不择言”。但是另外一方面可能因为我是女性,大家也能包容我一些,某种意义上也助我走出了一条路,在工作中能争取一些「主动」。后来大家知道我不好说话,我就可以达成各种维护设计底线的目的。

其实也有另一种说法,对设计有所坚持的人应该有一些「手段」。但现在看,像我这种性格,如果在别的公司,老板包容性差的话,早辞退我了。

 

同为职场中的女性,怎么看待性别带来的影响?

李宁宁:

我觉得劣势就是当有了孩子以后,确实需要花点时间精力照顾孩子。

刘力丹:

女性要承担的家庭责任是比男性多,原因可能是社会对女性的定位和女性的自我定位。但我认为男女都一样,一定要有 balance,工作也需要兼顾家庭。当然我观察到很多无奈的情况,在家庭需要的时候女性更容易做出让步。

黄蔚:

我其实特别有感触,当时因为美国工业设计学会请我去做一场演讲,我挺着大肚子飞到美国,但我并不觉得累,因为这是我愿意干的事情。女生千万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弱势或者太柔弱。在我们体力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做自己认为非常有激情的事情,就没有牺牲之说。不是为别人或者公司,是为了自己的追求、热情和未来,把自己和家庭搞得妥妥的,也是为了我们有更长久的发展,这才是我认为的「女性」。

刘力丹:

不要因为你是女性,就认为自己必须要妥协。哪怕两个人都需要工作,还是可以找到方法来平衡。

李宁宁:

我们三个人坐到这里,本身就说明一定问题,我们不会因为是女性就给自己设限。如果真正热爱,何必设限。我从小到大没有因为性别给自己限定专业或者能力上限。

 

工业设计师转型「产品经理」能成功吗?

刘力丹:

设计背景的人需要补充的能力主要是商业方面,尤其是数据能力。产品经理对宏观层面的数据分析能力、运营的效率都要综合考虑,这部分能力可以后天培养。我之所以认为设计背景的人适合产品经理这个角色,是因为产品经理依靠的最主要是「洞察力」,这是从他天生的思维基因中产生的;而一个好产品经理需要具备的「基因」,恰恰是由于他的设计背景产生的「从用户出发」的思维模式。

李宁宁:

其实并没有一个专业叫“产品经理专业”,也就意味着任何一个专业背景的人都有机会转成产品经理而设计师所拥有的「同理心」、「洞察力」、「对美的感知」等这些天赋的基因,其实已经取得了做好一个产品经理的先决条件。如果要成为硬件产品经理,那就补充一些结构、工程、供应链的知识,深耕产业,了解市场。另外,具有设计背景的产品经理能理解设计师的初衷和对设计的坚持,合作就会更融洽。

刘力丹:

优秀的产品经理的共性都是「很会生活」,他们拥有好奇心,会在生活中使用不同的产品,自身的生活品质非常高。总的来说,「产品经理」有很多条路可以到达,但设计这条路径很适合。

 

精准的产品定义怎么做?技能、方法、工具?

刘力丹:

代尔夫特的一些关于用户研究的方法论值得一看。但在实操中,往往和公司的具体情况相关,而最后的拍板需要决断力和感觉。有时再理性的分析,都比不过最后凭感觉的那一「拍」。大老板对于产品品类之类宏观的“大数据”可能有感觉,但是由于他不在一线,没有沉浸式地观察和体会,就看不到真实的“小数据”,没有足够的信息可以做判断。所以优秀的产品经理对于“精准的产品定义”来说是很重要的。

李宁宁:

从个人的角度看,运用理工科思维做决策,列出可能的方案,用“加减分”的方式来衡量得出现有最可行的方案,这可以作为决策时的重要参考;但是有的时候确实需要「拍」一下,需要决策者有胆识和决断力。从公司的角度,如果能提供一个相对的容错机制,有利于鼓励创新。

 

30+了,还能吃好”设计”这碗饭吗?

刘力丹:

国外的设计师直到年纪很大仍旧在做设计。我觉得现在中国拥有让优秀设计师坚持做设计的土壤。周围环境不停变化,很多优秀的设计师也一直在变化,让你觉得她永远都像20多岁的状态。

李宁宁:

我直到现在本质上也还是在一线做设计,我一直都是事无巨细地和设计师沟通设计方案。如果你把这个工作当成搬砖,那可能确实痛苦。但如果你把它当成热爱来做,我觉得像我这样就还挺好的。

黄蔚:

不管是你工作一年还是30+,都要寻求跨界,保持宽阔的眼界、寻求设计以外的知识边界、时刻充满好奇,这些十分重要。另外,缺乏商业常识的设计师做不好设计,要对商业有足够的敏感性。

 

对观众的寄语

李宁宁:

如果是设计师的话,我希望大家出于热爱来从事这份工作吧!如果有了热爱,无论处于什么阶段、有什么困难、顺境或是逆境,都还能坦然地接受。

刘力丹:

无论多困难的时候,你再往前走一走,一定会有惊喜。

 


 

以上内容为本次直播精华内容回顾,经删减和修改确认

 

money
635754311@qq.com